盛世足跡(三十三)

時間:2017-09-13    閱讀:252 次   
作者:紅小兵

  第三十三章:零落成泥化俊鳥 無意爭春群芳妒
  
  陸游《訴衷情》曰:當年萬里覓封候,匹馬戍梁州。關河夢斷何處?塵暗舊貂裘。胡未滅,鬢先秋,淚空流。此生誰料,心在天山,身老滄洲!這首詞是陸游描寫了作者一生中最值得懷念的一段歲月,反映了一位愛國志士的坎坷經歷和不幸遭遇,表達了作者壯志未酬、報國無門的悲憤之情。追憶了作者昔日戎馬疆場的意氣風發,當年宏愿只能在夢中實現的失望;抒發了敵人尚未消滅而英雄卻已遲暮的感嘆。整首詞蒼涼悲壯,語言通俗易懂,用典自然,不加雕飾,如嘆如訴,感染了一代又一代有理想有抱負的人。
  
  王家寶想大比小,聯系自己的人生境遇,經常抱詞概嘆。人生這個舞臺,雖然都是由自己來掌控,但是往往事與愿違。1997年3月10日,北方的春日即將綻開美好季節的笑臉,在謝可欣、厄爾古納農場組織部副部長任學武和計財科長管長信的陪同下,王家寶神情莊重、內心激動地走進了幸福農場的會議室。大家坐定后,組織部副部長任學武朗聲宣布:“任命王家寶為厄爾古納農場幸福分場報賬會計,負責幸福分場財務科目所有事宜。”
  
  任命宣布完之后,又莊重嚴肅地說:“為了幸福分場的發展和郝武鑫場長實現宏圖大計,咱們德高望重的場長謝傳承親自指示,給你們派來了一位財務專業的大學生,也是未來財務戰線上的專家。王家寶同志是土生土長的幸福人,是剛剛畢業的大學生,是佳木斯經濟管理學院財務專業的高材生。這次農場在干部超編的情況下,農場又下決心吸收了王家寶等5名大學生,希望你們重視起來,他們都是農墾事業的儲備人才。”
  
  任學武一段精彩的描述和評價引來了一片掌聲,郝武鑫也不情愿地拍了拍巴掌,示意贊同。郝武鑫雖然黑白兩道通吃,但是在厄爾古納的地盤上,他也不敢和謝開荒掰手腕。除去領導與被領導的關系,任何一個人都無法與謝傳承及謝氏家族抗衡。幾十年代初期以來,各行各業都講究實力,沒有實力就沒有一切。官場得有靠山實力,經商得有經濟實力,黑道得有政治與無力的實力,就連普通百姓最次都巴結一點兒實力,否則心里都不踏實。郝武鑫經常拿黃瘸子與喬四做例子,他說喬四開始跟著黃瘸子混,等喬四有了實力,不但把黃瘸子一腳踢開,而且把他攆得無立錐之地。他還極其炫耀了喬四天天入洞房、夜夜做新郎,所有女人都必須是處女。
  
  計財科長管長信開口說道:“老武,在座的各位領導,人才是給你們送來了。業務上我負責,其它管理上是你分場的事兒。”這是一個正臉的漢子,也是心底無私、業務精湛、直來直去的一個人,簡短兩句話后再也不發表任何意見。(中國散文網原創投稿 www.wdzs.org)
  
  接下來,郝武鑫、書記鄆良宇都發表了歡迎致辭,其他兩個副職也表達了歡迎的態度。到此,歡迎王家寶入職的儀式結束。在辦公室主任小王的陪同下,王家寶和謝可欣來到自己的新天地——辦公室。辦公室四白落地,陳設簡單,一副辦公桌椅、一臺電腦,靠門側墻角一個臉盆架,上面放著一個嶄新的花姿臉盆,對面一個兩米高黃色的木制卷柜,卷柜側面立著一把紅鐵皮暖壺。王家寶哪里知道,這是辦公室王主任連宿搭夜給準備好的。今天早早起,他到長吉鄉駐地砸開門現買的暖壺,可謂是很用心。王家寶是覺得無比的高興,這些年的付出終于換來了今天人生的第一步。王主任噓寒問暖地詢問他還需什么,盡管開口,王家寶禮貌地回應,表示一切都很好。謝可欣在一旁橫挑鼻子、笠挑眼,不是嫌卷柜舊,就嫌辦公室簡陋。當著辦公室主任的面兒,弄得王家寶上不來、下不去,暗地扯她的衣角示意她不要亂說話。哪知,謝可欣沒盡興,又指著電腦說:“這是什么破電腦,228早都淘汰了,跟蘋果機有什么區別,真是兔子不屙屎的地方!我說讓我爸給你分配到金海洋和大黃溝分場,你非要到這艱苦的地方鍛煉。”
  
  王家寶趕緊捂住了她大聲的嘴巴,示意她小點聲別讓領導聽見,謝可欣翻了翻眼珠子說了句“怕啥”才閉了嘴。小王主任陪著笑臉解釋說分場窮,等條件好的時候再給配備和更新。
  
  這時,任學武、管長信跟隨著郝武鑫進了他辦公室。剛坐好,任學武小聲說:“郝場長,你明白嗎?這個王家寶是謝場的未來姑爺,你接了厄爾古納的一尊大神兒。咱們謝場興許是齊管局未來的老大,你要答對不好,可……”下半句話他沒說。管長信補了一句:“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人不可貌像,海水不可斗量。”
  
  郝武鑫苦笑了笑沒有發表任何意見。這時,小王主任進來略躬著身子請求說:“場長,飯菜準備好了;二一個,謝大小姐提出要一臺車去甘南縣,給王會計買點辦公用品。”郝武鑫沒說話,擺了擺手,意思讓小王主任按照謝大小姐的要求辦。
  
  以郝武鑫為首的幸福分場四名班子成員,陪同著任學武、管長信、謝可欣和王家寶來到機關食堂。王家寶看著曾經來過一次的一號廳,內心涌起了無限感慨。由于郝武鑫的興致不高,所以這頓飯吃得不溫不吐,不香不臭,酒宴進行完必要的禮節性程序,各人都各自低頭吃飯,根本沒有以往官場那種熱火朝天的場面。
  
  王家寶和謝可欣回到辦公室,謝可欣摟著他的脖子,迫不及待地膩歪一會兒。王家寶緊忙推開她,安慰著說了些不冷不熱的話兒,謝可欣賭氣地坐在椅子上不理他。王家寶倚靠在桌子角上與謝可欣商量:“我想下午領你回家里看看,明天上午再去縣里采買一些東西;然后,后天早上送你到齊齊哈爾火車站,趕緊返回學校,千萬別落下了課。”
  
  王家寶考慮,謝可欣明年畢業,今年的所有課程都是專業課,落下了就很難補回來。即便自己專業課很棒,也無法給她補回來。無論自己以后能否與她結婚,都希望她把專業學好,在未來的工作單位能得心應手些。
  
  聽到這,謝可欣嘴巴撅得更高啦!她說自己的爸爸與學院院長認識,早回去晚回去都行,甚至這一年不回學院,都能順利拿到畢業證。這一點,王家寶也確信不疑。于是,好說歹勸地哄說了半天,謝可欣才半面開晴,答應王家寶后天返校。但是,她要求王家寶這兩天必須陪她,今天下午到縣里采買東西。為了讓這姑奶奶趕緊返校,王家寶也很痛快地答應了。
  
  來到縣里,第一站來到百貨大樓三樓服裝層,先給王家寶買了兩身行頭,一套西裝、一套休閑裝,又配了一雙正版皮鞋,一雙休閑版皮鞋,一條金利來領帶。在試衣間就讓家寶把休閑的一身換上,將王家寶原來那一身,順手丟到裝垃圾的紙箱子里。王家寶看著十分心疼丟的那一身,那是自己在佳木斯大集上剛買的新衣服。當著眾人的面兒又不好說什么,只能扁著舌頭咽了回去。
  
  第二站下到二樓家具家電層,買了一張一米二的床、一套被褥、一個小型冰箱、一把自動壓力水壺、一個三人座有機玻璃茶幾,一套茶具。
  
  第三站來到電腦專賣店,買了一套宏基牌電腦,并配備了最好的音響,是時下辦公最先進的計算機。
  
  第四站又回到百貨大樓一樓食品店,從喝的到吃的買了五六百塊錢的長期食品。
  
  這四站逛完了,王家寶粗略地算下來謝可欣就消費了將近兩萬元。雖然不是花自己的錢,但也使他心疼夠嗆。為討謝可欣歡心,不讓她別再節外生枝,他也就沒作聲。話說回來,謝可欣這也是給自己裝點門面,任性就任性吧。謝可欣拿著一沓票子送到司機手里,讓他想辦法給運回去。司機琢磨半天,用手機給辦公室小王主任打電話請示。小王主任告訴他到勞務市場雇一臺客貨,辦好謝大小姐吩咐的事情。司機辦好雇車、裝車,記好車牌、車主手機號等瑣碎事情,拉著兩位貴人往回走。幸福到長吉縣八十里地,一個多小時安全順利地返了回來。司機剛要往場部機關院子里拐,謝可欣告訴他直接到王家寶父母的住處。
  
  下車時,謝可欣囑咐司機轉告辦公室主任,把她們買回來的物品擺放好,她和家寶晚上要回辦公室住,司機答應一聲一腳油門回了場部機關。這時,家寶的父母和弟弟妹妹都從屋里出來迎接。小弟家根和小妹心高,跑過來拉住大哥的手,一邊一個兒,像兩只快樂的小兔子合不攏嘴兒。王清平夫婦看到兒子身邊,跟著一個穿著漂亮的姑娘,仔細攏了攏目光,認出來是謝可欣,夫妻二人笑呵呵地說:“哎呦,姑娘快進屋,快進屋……”
  
  謝可欣一看這哪是房子啊!周圍是一圈兒一米多高土坯墻碴子,上面及房蓋都是加厚的塑料布,上面蓋了兩三層草簾子。進到里面,謝可欣感到室內空氣悶乎乎的,憋悶的喘不上氣兒來。王清平趕忙把鄰居給的的粗糙的木頭桌子放在火炕上,拿來兩個小瓷碗倒上熱騰騰的白開水,讓著謝可欣和兒子喝水。
  
  瞧了半天,孫春枝說:“這姑娘也畢業啦?”
  
  “阿姨,我和家寶現在是對象,明年一畢業就結婚。”謝可欣大大方方地說。
  
  聽著謝可欣干巴溜脆的回答,王清平夫婦雖說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但是對眼前這個心直口快的姑娘非常滿意。他們覺得自家的祖墳冒了青煙,自己兒子能娶到厄爾古納場長的千斤。誒呀呀!做夢也不敢想的事情。
  
  夫妻二人眼睛放光地說:“太好啦,太好啦!我們這就做飯去,你們倆嘮啊。”
  
  這時,王清平轉回身直截了當地問:“家寶,這次光領著媳婦見我們,還是有其他事兒?”在他心里,兒子王家寶已經在佳木斯某公司工作。
  
  王家寶高興地告訴父母,這次回來就不回佳木斯了——謝可欣搶著說:“叔叔阿姨,我爸把家寶安排到分場當會計,都已經報到了。”剛開始,他們不相信自己的耳朵,直勾勾地盯著家寶眼睛,等待著肯定的答案,王家寶重重地點了點頭。孫春枝立刻興奮地說:“我說呢!今兒早晨一一起來,有只喜鵲圍著咱家房前屋后嘰嘰喳喳叫個不停,你爸還說喜鵲報喜,不知道能有什么好事兒。”
  
  聽說兒子不但被分配到場部機關上班,而且老丈人還是厄爾古納總場的老大,王清平這個曾經當過農村大隊書記的人,內心無比地激動和幸福,他的眼淚在眼窩里打轉兒。他想,他的兒子終于當官了,終于可以揚眉吐氣啦,桂存信那幫王八犢子,看誰還敢捏箍他,他又想到祝福兒子要小心這幫壞心眼子。
  
  王清平越想越覺得腰桿直溜,越想越覺得今天得慶祝一下,慶祝一下就得喝點兒酒。可是——家里沒有酒。說起來真可憐,這個剛強的東北漢子,三年多沒沾過酒星兒。從五寶山搬到這里來以后,種地老天不讓收,四個孩子三個上學,尤其是大兒子上大學,頭拱地都掙不著錢,哪有閑錢兒喝酒呢?今天,他家的門頭不一樣了,有一個做官的兒子,他也覺得苦日子熬到頭啦,這是老天開眼呢,王清平心中無限感慨。
  
  他剛要張嘴向媳婦要錢,孫春枝從兜里掏出一百元大鈔,讓他趕緊到場部附近的小賣店買些好吃喝,款待第一次登門的新媳婦。謝可欣不是第一次登門,原來是以兒子同學的身份。農村的風俗,兒女只要把對象領進家門,父母就承認這是兒媳婦,要以貴賓的方式招待,大家普遍這么認為;而且謝可欣主動承認是家寶的媳婦,王清平夫婦更加確信換新無比。他們知道,兒媳婦是兒子的福星,更是他們家轉換命運的幸運天使。所以,他們必須以百倍的熱情,千百真心,萬倍的勁兒頭迎接這個兒媳婦。
  
  王清平走在農場的沙石街道上倍感幸福,一連碰上幾個人都主動熱情地向他打招呼,并夸贊他好福氣,生了個好兒子。進到小賣店門,店主郭胖子兩口子趕緊熱情地招呼:“老王大哥,恭喜呀!家寶到場部上班,你可抖起來啦哈!聽說兒媳婦是謝場長的千金,哎呀,好福氣,您就等著享福吧!哈哈,您來點啥?”
  
  王清平表面上笑呵呵地應承著,不屑于他們暗含褻瀆的話語。以前,就在三天前,王清平來賒點生活日用品,他們都鼻子不是鼻子,臉不是臉地挖苦和諷刺;今天又像哈巴狗一樣搖尾巴,極盡勢利小人的嘴臉,讓王清平覺得惡心。王清平買了半斤豬頭肉、半斤豬肝、兩袋油炸花生米、一斤韭菜、一斤芹菜,還有一斤生豬肉,凡是動稱的,郭胖子都把稱桿兒揚得老高兒,每樣都得多出一兩來的。王清平前腳剛出門,郭胖子老婆就埋怨他把稱撅得太高。
  
  郭胖子數落老婆頭發長見識短,反唇相譏:“王大炮再不濟,狗尿苔長在了金鑾殿上,人兒子在分場當了會計,又娶了總場場長的姑娘,誰不得打點溜須……”正說著,沒成想王清平一拉門又返了回來,弄得他們兩口子很尷尬。
  
  生活中,郭胖子是老油條,啥場面么見過。他急忙干笑了兩聲,詢問王清平還缺點兒啥,得知王清平忘了買酒,順手拿過兩瓶高粱白遞過來,橫拉豎擋,說啥也沒要王清平的酒錢。他們夫妻知道,王清平肯定聽見了他們夫妻對話,礙于面子王清平沒吱聲。是的,王清平很清楚地聽到他們夫妻的對話,興奮心情使他沒有功夫與他們計較。王清平心里盤算,現在他是農場王會計他爹,又是總場場長的親家,自己這素質必須得提高,怎么能跟普通老百姓一般見識呢;再說,郭胖子送他兩瓶酒,表明他們對語言過失的彌補,他用得饒人處且饒人安慰自己。往常,他要買酒可舍不得買這三塊五毛錢一瓶的高粱白,只買塑料袋裝的酒精勾兌的劣質白酒。這袋裝酒雖然不好喝,但是它便宜,才一塊兩毛五一袋。
  
  王清平揚眉吐氣地拎著吃喝往回走,看見大路兩邊的任何東西都順眼。這時,他覺得水泥電線桿子都比往日挺拔直立,各家堆放的蓬蓬松松的柴草垛,都像油光锃亮大面包;腳下的砂石路雖然坑坑洼洼,在他眼里都變成了金光大道;時不時從他身邊躥過一只小貓小狗,他都覺得像煥發希望的精靈;兩旁稀稀散立著的剛有青芽泡兒的老楊樹,現在都像圍繞他左右的哼哈二將。是啊,一個壓抑了多年的苦命人,終于在看到了幸福的景象和希望,他興奮的心情能不像火焰山一樣急速地噴射嗎?
  
  細妹從對方在豬圈旁的十捆枯樹枝中,抱來一捆兒放到灶坑前。孫春枝乜了一眼提醒說:“這不是等你大哥結婚時用的嗎?”
  
  細妹驕傲地回答:“這柴火做飯好吃!新嫂子上門不得好點兒。咱自己咋都好對付。”
  
  孫春枝轉回頭來,心底涌起了無限歉疚,她覺得欠了大姑娘很多。四個孩子中,只有細妹早早地輟學,沒白沒黑地干活,從來沒有一句抱怨的話語。王家寶考上大學那會兒,她想等大哥畢業了,工作分配到佳木斯市,她要到大城市做小買賣。沒想到,他哥哥工作拖延到今天才分配。雖然沒有實現她去大城市做沒買的愿望,但是她也高興大哥回家當官。這樣,幸福農場就沒人敢欺負他們家,他們也能抬著頭走路啦。
  
  要說這細妹也真懂事兒,去年收完秋,她獨自一個人去撿了十天的枯樹枝,都順頭順尾捆成捆,碼放在豬圈的后側。告訴父母,這個柴火不能動,等到家中有大事兒才能燒用。王清平夫婦也明白,她說的大事兒是大兒子結婚。今天,王家寶領著女朋友進家門,她揀了一個大捆,她囑咐媽媽千萬別心疼柴火。的確,樹枝木棒火硬炒菜燒飯格外香。在農村,尤其是幸福分場座落在平原,沒有大片的樹林,都是人工植樹的小片樹林,大片的有上千棵,小片可能就十棵二十棵,能揀些很不容易,每家都把枯樹枝當成金貴的物件。平時,這里人家都燒玉米、向日葵桔秧和毛草等柴火。
  
  今天,為了慶祝哥哥當上了官,又是嫂子第一次登門,細妹狠狠心,全部燒用枯樹枝做飯做菜。十七歲的細妹,她想得多么周到,多么懂事啊!去年被天火燒了房子,她又被迫和鄰村大她五歲的男青年訂了婚,男方給了她家六千賣錢財禮。倒不是父母非逼著她同意,她自己也急于要緩解家中的艱難。于是,她再一次選擇了犧牲自己。生活中,無論一個單位還是家庭,每到艱難困苦時刻都選擇犧牲的人,這是無比高尚的人格。作為一個沒有文化、沒有閱歷的農村姑娘,沒遇到家庭有難她都選擇犧牲自己,這不只是高尚能比擬的。
  
  吃膩了金食御膳的謝可欣,今天吃著準婆家的農家飯菜,她覺得格外香甜可口,尤其是和心高、家根比賽著吃,溫馨幸福和諧的場面,讓王家寶心里很舒服。王清平夫婦邊與兒子家寶喝著酒,邊饒有興趣地看著兒媳婦吃得大嘴馬哈,心里感到無比的幸運。他們覺得誰家的媳婦隨誰家,還沒進門的兒媳婦,堪比過去的金枝玉葉,那金貴的不得了。哪知,看準兒媳婦的吃相,讓他們內心無比的歡喜。終于一塊石頭落了地兒。農村有句俗話,進誰家的門就隨誰家的人;文化人說法,嫁狗隨狗,嫁雞隨雞。
  
  在飯桌上,兩位老人將謝可欣愿意吃的菜食,不斷地向她移動好幾次。移動哪個盤子,小家根就到哪個盤子夾菜;謝可欣也故意逗這個小弟,他要夾菜謝可欣就拿筷子擋。他們把吃飯吃成了游戲,二人樂不可支地嬉鬧起來。很快,這個嫂子與未來的小叔子小姑子打成了一片,簡陋的室內立刻充滿了歡聲笑語。誰也沒有因為住在這個簡陋的茅舍,而感到自卑可憐甚至不開心,這里完全是其樂融融、百事無憂的天堂。是啊,真正的快樂不是住瓊樓玉宇,吃穿玉食錦衣,而是樂由心發。從小到大,謝可欣沒有像今天這樣發自內心地歡快,她情不自禁地融入了這個家庭。
  
  正當所有人都沉浸在無比的天倫之樂中,孫春枝聽見屋外汽笛的鳴叫聲,抬頭望見窗外一輛奧拓小轎車開進了院子。孫春枝小聲告訴丈夫是鬼不信,王清平不由得心頭一顫。夫妻二人同時想到:兒子剛報到上班,兒媳婦第一次登門,千萬別讓這喪門鳥攪了興致。正在遲疑的當口,就聽見鬼不信喊:“王叔、王嬸”。
  
  二人馬上推門迎出去,鬼不信臉上笑開了花,看見王清平夫婦出來,立刻說:“王叔、王嬸,別愣著啦!趕緊幫我搬東西。”
  
  他拉開后車門,后座上塞得滿滿登登。后車座上一袋大米、一袋白面、兩桶色拉油、一腳子豬肉,還有三四種青菜。他率先搬了一袋面往屋里走,王清平和孫春枝也不得不往下搬。這時,王家寶也迎了出來,謝可欣、小家根相跟著來到室外。大家七手八腳地搬完東西,孫春枝客氣地請鬼存信屋內坐。鬼存信邊拍打著衣服上的面塵邊進到東屋,笑嘻嘻地說:“哎喲!趕早不如趕巧。我也沒吃飯呢!給我加雙筷子吧,王嬸。”
  
  說話的語氣非常堅定,鐵定了要參加老王家這頓團圓飯。王家寶迅速到后廚給鬼不信拿了一副碗筷,一只二兩半的酒杯,快速地給斟滿酒。
  
  鬼不信笑著問:“家寶老弟,給介紹一下弟妹吧!”
  
  家寶說:“她叫謝可欣,佳木斯經濟管理學院財會94級的學生,今年7月份畢業,我倆曾經是高中同學。”
  
  鬼不信舉著酒杯說:“弟妹,年底喝你們喜酒啊!”
  
  “還沒到那步呢!”王家寶謹慎地說。
  
  “啥到沒到那步,這不小禿上的虱子明擺著嗎!高中同學,一起上大學,畢業就結婚,結婚就生孩子,理所應當嘛。”鬼不信巧舌如簧地奉承著。
  
  “可欣,這是我爸我媽的父母官,第一生產隊隊長鬼存信,能說會道,人品高尚,基層經驗豐富,說不定哪天就是我領導啦!”
  
  王家寶有意地調侃、諷刺桂存信。謝可欣不服氣地回敬道:“再大,還能大過咱爸!咱爸還許當局長呢。哼!”接下來就不吱聲了。
  
  “那是,那是!誰能大過謝場長,那是咱的天!唉呀!王會計大人,人都咱爸咱爸的啦,你還你我分得那么清楚。以后不許啦!哈哈——。”鬼不信諂媚地說。
  
  在場的人都清楚鬼不信,他這是死鬼擦胭脂,死不要臉地打溜須。王清平、孫春枝、王家寶心里很緊張,怕桂存信提及他妹妹桂存英,很慶幸他一個字都沒提。其實,王家寶他們擔憂是多余的。桂存信聽說王家寶的未婚妻是謝傳承的女兒,他憂慮得肚腸倒掛,他哪敢給王家找什么麻煩。如果他真擔心妹子的死活,那么他還能親手把妹子送給郝武鑫。從今天的舉動,王家寶非常欽佩鬼不信老道做派,更佩服他能把溜須拍馬的功夫,練到這樣爐火純青的地步,他覺得在方圓幾十里也罕見。相比之下,王家寶覺得自己很嫩。現在,他要覺得自己要有所改變。他不是要學得像鬼不信那樣無恥,而是要相對圓滑一些。
  
  閑談了幾句之后,鬼不信一改嬉皮笑臉,提出隊上拿錢給王清平翻蓋房子。當然,他歉意地表示他這個隊長工作不到家,對所屬職工關心不夠。他信誓旦旦地保證,以后絕不會讓王會計家寶有后顧之憂。他這些冠冕堂皇的話語,讓王家人聽著既暖心又舒服。當然,王家人誰也沒有把他的話當真;開始,他們都認為桂存信見機說鬼話,一個勁兒假意地推脫和感謝。后來,王家寶看到桂存信玩兒真的,才認真地回絕他的好意。謝可欣看到王家人小心謹慎的樣子,心里老大的不痛快。突然,謝可欣一錘定音:“這算啥事,就這么辦。鬼隊長你去辦吧!”
  
  桂存信心里想,這真是王爺面前三品官兒,官多大奴多大。他點頭哈腰地應承,反復表白肯定把這件事兒干好。王家寶心想,人必須有地位和權力,再不就是親戚朋友有地位和權力;否則,鬼不信之流的人哪會錦上添花?社會是現實的,社會是實際的,它與書本有著本質的區別。大多數人在現實和利益的驅使下,道德道義和禮義廉恥顯得蒼白無力。鬼不信態度的陡然變化,今天這番殷勤的表演,使王家寶初次體償到了地位和權力的甜頭兒。
  
  看著眼前的鬼不信,王家寶的思想飛到了千里之外,一下子飛到了佳木斯市。他在想英姐在干什么?小英寶想沒想自己?他們生活得怎么樣?……一連串的問號在他腦海中蹦來蹦去。像王家寶這類人,在他自己生活在苦難時,他很少去想親人;一旦過得稍微好些時,他就會思念心目中的親人,時時刻刻籌劃如何幫助他們。眼前,王家寶為了實現心中一切渴望,他不得不把這一切都壓到心底。他要把這一切當成化作進身動力,他的心就像幽魂殿里的黑白無常,似乎無法左右哪是白哪是黑。
  
  他把謝可欣送到齊齊哈爾火車站,購買了車票并親自送上火車。當時,謝可欣上車的一剎那,他真想后腳上另一節車廂,到佳木斯去看英姐和英寶,理智告訴他不能那樣做。于是,把謝可欣送上列車,待列車開動后,他一咬牙一跺腳回到農場安心上班。現實和理智警告他,絕不能因一時的沖動,而毀了眼前的一切。桂存英犧牲一切,把他從沼澤一樣的泥濘困境中拔出腿兒。這兩天,父母兄弟姊妹的歡天喜地,告訴他選擇這條路無比正確;鬼不信的無恥表演,告訴他選擇這條路無比正確;左鄰右居的贊許和羨慕,告訴他選擇這條路無比正確。此時,他決定將過往的一切塵封在心底,永遠不讓第二個人知道,包括自己的父母和姊妹。這幾天,他給自己舉行了一個葬禮,是告別過去一切的葬禮,是他過早告別青春的葬禮。王家寶通過這個葬禮浴火重生,化繭成蝶,生死輪回。
  
  事實擺在面前,王家寶的前途事業,及其一家人的榮辱興衰,所有瓜扯瓜、蔓扯蔓的關系,就像一張無形的大網,總綱都系于謝可欣一身。如果王家寶稍有不慎失去總綱,那么這張無形的大網,就會無情地把他們困死,如同失足跌入萬丈深淵,縱然粉身碎骨都無處安魂。佛說人生有六苦:生、老、病、死、愛別離、求不得,王家寶覺得自己大學這個階段,他這人間六苦都已嘗遍。他唯一對“不要的推不掉,想要的得不著”這一苦體會深刻,刻骨銘心。生活在這現實的紅塵中,誰也不是圣男仙姑,都在平凡的喜、怒、哀、樂、嗜、欲的七情六欲中度時光。俗語說,無論職權大小和地位高低都免不了俗。因此,在蕓蕓眾生中,任何人都不要單從一方面評價一個人,看待一個人;領導在考察下屬或是提拔干部時,也要綜合起來衡量,千萬別只從自己的好惡隨意定性。這是對黨和國家事業負責,也是對一方百姓負責。
  
  且說,謝可欣在“咔嚓、咔嚓”的火車上給謝傳承打電話,作為父親的謝傳承內心歡喜的不得了。他洋洋得意到地認為,事實證明自己的作法無比正確。的確,自從他答應了女兒與王家寶戀愛,給王家寶安排了工作,謝可欣就像一夜成人。她不但不向自己撒嬌和胡鬧了,而且也知道每走一步都向父母匯報,不讓自己父母擔心。在給王家寶安排工作這件事情上,她向謝傳承建議,一系列環節她出面,既把事情安排妥當還不落人口實。她分析說,農場第一批接收分配大學生五人,這是政策之內的事情;她以王家寶的對象出面辦理各項事情,大家都看謝傳承的面子,肯定順利無阻;這樣一來,就是明確地告訴大家,王家寶是謝傳承的女婿,還避免了謝傳承出面的尷尬。
  
  看到女兒幼稚而又高明思路,謝傳承由衷地感覺到高興。他認為,女兒不但學會了獨立思考,還有了自己深刻的主見。再一點,這次返校主動坐火車晃悠回去,在車上還不忘給自己打電話報平安。要擱以前,他要不讓自己的司機送回學校,他和妻子要不催著她回學校,她從來都不著急。原來在生活中,一旦遇到不順心的事情,謝可欣只會耍脾氣蹦高,總是把父母弄得疲憊不堪。謝傳承為什么那么寵愛這個寶貝女兒,這跟他特殊家庭特殊情況有關。因為謝老黑不但不是他親生兒子,而且特別不成器,所以他把自己的一切希望,都寄托到有些任性的女兒身上。關于謝老黑不是謝傳承親生子的事情,在后文有明確的交代。單說沉浸在自我思想的謝傳承,自從他知道女兒戀愛以來,他竊喜女兒的眼光獨特,養尊處優長大,不喜歡周圍的紈绔子弟,偏偏喜歡上了倔強、固執的傻小子。這遺傳了他們老謝家的樸素品質,繼成了謝氏家族的淳樸家風,同時也具備了他本人聰明的頭腦。其實,他只思考對了一半兒。他的女兒謝可欣,是他與妻子周愛梅共同的藝術品。她既有謝傳承的樸實和聰明,也有周愛梅強烈的控制欲望。
  
  很快,王清平建新房的浩大工程,在鬼不信的上躥下跳中開了工,幸福分場的職工幾乎都有代表。所有人能行風的行風,能下雨的下雨,勞動現場充滿了喜氣洋洋的氣氛。俗話說,眾人拾柴火焰高。從準備蓋房子的材料到施工完畢,總共用時十九天。房子建造裝修完畢,大家都“嘖嘖”稱贊,都說這是幸福農場最好的房子。紅磚墻,藍鐵瓦,塑鋼窗;室內四周墻壁刮了兩遍大白,從側面看去透著青瑩瑩的藍光;大理石的窗臺,白色塑鋼窗;柞木的餐桌椅,白瓷磚鑲表的紅磚砌的灶臺。兩個月后,待墻體晾干,室內通風一段時間,讓室內氣味兒放凈,一家人就能拎包入住。在這里,要交代一下新房上梁的這天。俗話說,人在位花在時。王清平新房子上梁大吉這一天,院子里擁滿了男女老少,大部分人是來捧場看熱鬧,小孩子們聚堆玩耍嬉戲。上梁儀式由輩分長、福壽雙全的老人主持。儀式分為三個步驟:第一步祭梁,祭祀品要有鯉魚、白面饅頭、豆腐;第二主梁,主持人領著男女主人親自為房梁系上紅布;第三喊梁,挑選十二個年輕力壯的小伙子,邊喊吉祥話邊上梁,預示每年十二個月吉祥如意。這三個步驟的儀式,從清朝乾隆年間傳下來,是民間老百姓口口相傳的民俗。為什么要舉行這個儀式?目的是驅妖鎮邪,保佑家庭五谷豐登,吉祥如意。
  
  這里還有一個動人的故事:傳說乾隆年間,有一個秀才進京趕考。由于長途跋涉,他病倒在一棵又高又直的大槐樹下。卻說這棵槐樹,得天地之靈氣,已活上千年。由于精心修道,已經成精。她也想像白蛇娘娘一樣,找一個人間的如意郎君,過上幸福生活。這個槐樹精發現書生,見書生眉目清秀,頓生愛慕之情,便變作一個美麗女子,使用仙法救活了他,又點化出房子,要與這個書生結婚。于是,兩個人海誓山盟,結為夫妻,過上幸福生活。
  
  可是好景不長,由于書生醉心功名,決心進京考試。槐樹精十分理解丈夫,使用仙法,弄來考試題,又弄好答案,讓書生背下來。
  
  考場上,考題與書生準備的一樣,于是書生對答如流,深得主考官的喜歡。后來,乾隆殿試點為頭名狀元,并招為駙馬。書生受寵若驚,滿口答應。為了高官厚祿,榮華富貴,這個書生竟然忘恩負義,拋棄了結發妻子。槐樹精一怒之下,擊毀了皇宮的一個宮殿。能工巧匠修繕宮殿時,怎么也找不到合適的大梁。這時,書生想起了那顆大槐樹。乾隆頒下圣旨,命人將大槐樹砍伐進京。工匠鋸伐了七七四十九天,槐樹血流成河,到七七四十九天整才鋸倒。上梁時,不但狂風暴雨而且飛沙滿天,無法上梁。乾隆皇帝十分著急,苦于沒有辦法。一天夜里,槐樹精給皇帝托個夢:“皇帝老兒,我是槐樹精靈,你要想宮殿上梁,必須把最忠于親近皇帝的臣子之心掛在梁柁上。”乾隆左思右想,只有駙馬符合神仙提出的條件,只好殺駙馬取其心掛在梁上,這才順利上梁。貪圖享受、忘恩負義的狀元,終于得到了應有的下場,槐樹精也為自己報了仇。
  
  這是個故事,主要警告后人不要為了利益忘乎所以。這上梁掛心不知怎么流傳到民間,又怎么成為民間上梁風俗。不能為了上梁去殺人,聰明的人用紅布代替,一直流傳了幾百年。普通百姓家上梁系塊紅布,有身份有地位的人家都完滿地舉行三個步驟的儀式。
  
  提到喊梁,它有一套固定辭:今日天睛來上梁,主東修的好華堂,華堂修在龍口上,大家齊心來上梁。上一步一品當朝,上二步雙鳳朝陽,上三步三元及第,上四步四季發財,上五步五谷豐登,上六步六合同春,上七步七星高照,上八步八仙匯聚,上九步九子登科,上十步嗨子孫全,榮華富貴萬萬年。
  
  王清平新房子上梁也讓大家開了眼,都議論王家鯉魚躍了龍門,鄉鄰們既羨慕又嫉妒。
  
  時間像春風一樣飛快地催化了地面積雪,時令已經是農歷節氣的小滿,較早迎春的植物已經悄悄鉆出了黃綠嫩芽,雖然不是很明顯但也搶入了人們的眼瞼,多數職工都已經開始備戰春耕。這兩個多月里,幸福農場都熱衷議論王大炮的幸福事兒。又像當年王家寶考上大學時一樣,有的羨慕王大炮,有的嫉妒王大炮,甚至有人恨得咬牙切齒……無論什么人、什么想法都限于發發牢騷,說些不著邊際的怪話痛快痛快嘴兒。當然,大家不知道這是鬼不信掏的錢。即便幾個人知道是鬼不信的掏的錢,大家也沒有證據證明這是公款。所以,大家都羨慕嫉妒恨地議論,要想像王大炮那么威風和露臉,就回家生一個像王家寶一樣的兒子。這時,王家寶感受到自己原來的很多想法不合時宜。原來,他恨當官兒的,敵視有錢的。上學時,看見同學穿金戴銀,揮金似土,他幽怨不已;平時,看到權富人家紅白事兒,人山人海的場面,他氣憤不已;畢業時,看到權富的孩子沒畢業,早早就把工作安排妥當,他咒罵不公。現在,他身處在權富,面對短時間內發生的一切,他明白了“人敬富、狗咬貧”的人情世故。
  
  在幸福農場紛紛繁繁的議論聲中,王清平一家從鄰居家搬到了新房子。因為一把天火把東西都燒了個干凈,所以沒有什么可倒騰的。即使這樣也有一些破爛的家什,孫春枝什么都舍不得扔,擺在新房子里顯得格格不入。王家寶勸母親把那些破爛扔了吧,那些東西慢慢置辦。孫春枝正告兒子,富日子權當窮日子過,不能好了傷疤忘了疼。孫春枝想,這些舊家什和破東西,都是滋養兒子當官的“寶貝”,甚至還認為這是保佑兒子的不二法寶。當著左鄰右居,她沒有把內心的想法說出口,因為兒子現在也是農場的小官兒,不能讓人家說兒子有個封建迷信的媽媽。孫春枝就是個文盲的農村婦女,處處粗中有細,處處為兒女操心,沒有為自己盤算過。
  
  王家寶坐上農場會計寶座后,除了摯愛親人以外,最高興的就是費劍峰,費劍鋒從內心里感到揚眉吐氣。他的鐵哥們出人頭地啦,有了出息,就如同自己有了出息一樣自豪。高興的同時,他想考驗一下好朋友。他想看看好朋友當了官兒,心中還有沒有他這個窮哥們。所以,從王家寶回來那天起,他就躲在家里不出門,也不去看望王家寶。王家寶剛剛報到,繁瑣的事兒一堆一堆,還沒有理出頭緒。他心中好生納悶,好朋友費劍鋒為什么一直沒露面兒。他以為好朋友忙什么事兒,也沒有太在意,心想他早晚都得來。于是,他忙單位的業務,忙父母蓋新房,忙迎來送往……即便是忙,忙里偷閑他到好朋友家幾趟,都沒見到費劍鋒,老人也沒有說出子丑寅卯。這讓王家好生郁悶,這兩個月費劍鋒一趟都沒來,連父母新房子上梁他都沒出現。慢慢的,王家寶咂摸出點兒滋味。
  
  接下來,他幾乎一天一趟去找好朋友。費劍鋒感到考驗朋友的火候已到,才歡歡喜喜地與王家寶暢談起來。二人從費劍峰家的院子里走出來,邊走邊說地向農場西側的荒草甸子走去。
  
  王家寶說:“劍鋒,咱們必須得改變土里刨食的現狀。你冬天喝冷風冒大雪收點兒皮貨,這不是長久之計啊!”。
  
  費劍鋒若有所思地說:“咱們在這土生土長,鹽堿地,澇洼塘,十年九收一擔糧。上頭天天喊無商不富,年年招商引資。除了在場部機關門口逢周三有一躺大集外,到現在也沒鬧出什么大動靜。去年,農場號召幸福養殖小尾寒羊,應該是個好項目,領導的初衷也很好。但是分場集中采購,一只羊不管老少,分配到老百姓手里,成本達到了一千九百元。如果咱自己去購買的話,也就七百元到八百元一只,那么除去農墾總局補貼的三百塊錢,老百姓還是白白花掉冤枉的七八百元錢。再說發展農業種植,每坰地承包費、養老統籌提留、種子、化肥費用,趕旱澇蟲霜等自然災害,到秋就是狗唆尿泡一場空。如果種子化肥農藥等老百姓自己采購,那么趕上風調雨順的年景,每坰地能余個千頭八百。目前,咱們幸福,生產隊非要集中采購,去掉隊長扒皮的,一年也就是白忙活。現在農場的兩大優勢都不行,還能干點啥呢?后來,我反復琢磨還有兩條道要走。一是掙巧錢兒。周邊農村土地少,農民都從咱這職工手里現錢杵。農場給到職工手里每坰地五百一,賣給農民六百五,每坰地純掙一百五,這又不吃草不吃料。如果要是倒騰黑地,弄到手兒每坰四百三,那就賺飛了!二是憑本事掙錢。現在農場招商引資、特色養殖,那都是瞎咋呼,當官兒要政績的說辭。不管什么政策,幸福就是種植和養殖,種地的農民多,農具用的就多,農具損壞后修理是一大泡兒錢。目前,農場都不會電焊和機械的技術,這錢都讓長吉鄉的小鐵匠爐掙去了。這要是咱會,那錢就是往兜里裝。”
  
  聽著費劍峰的長篇大論,王家寶的腦子也做著激烈的思想斗爭,對這兩件事,他他也聽父親叨咕過。自從回來上班的那天起,他就開始醞釀和考慮,他想讓好朋友費劍鋒把這兩件事干起來。這時,他也掌握了“不管白貓黑貓,抓住耗子就是好貓”的理論要領。在這經濟爆發,知識爆發,頭腦風暴的年代,不管是歪曲偉人的名言,還是是裝傻充愣,總之要抓住實惠。
  
  大學生就是大學生,王家寶認識社會現實的速度,比周圍的人快速得多。這兩個多月,他經常采取逆向思維思考問題,通過反過來想問題,使他細想豁達了許多。他想,在這喧囂烈焰的紅塵現實中,人哪能都像天山雪蓮一樣純潔。“水至清則無魚”,可能就是這個道理吧!面對紛繁復雜世界,人類成長,社會發展,活動規律,都是虛虛實實,前前后后,實踐創造理論,理論指導實踐,風起云涌地推動社會發展和前進。中國五千年文明告訴我們,任何人都無法打破這個規律。其實這些年,王清平不是在和某個人做斗爭,而是與所有適應這個社會規律的人做斗爭。任何被國家推廣的政策,肯定是于大多數人有利,任何被人們認可的真理,肯定是于這個時代相符合,任何人與時代不相融就會被撞得頭破血流。
  
  從歷史的長河中,我們不難看出中華民族發展壯大和崛起的指導思想。中國人信奉儒家思想,儒家思想的核心是“以仁為本”,教育人的精髓又是“明德、新民、止于至善”,“格物、致知、誠意、正心、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的三綱八目,這是一個人思想和實踐的總綱領。在國家政策的指導下,按照現實規律去做,先富民后強國,最終實現人類的高級社會目標。
  
  王家寶做通了自己的思想工作,又破解思想上的疙瘩,決定立即投入到如火如荼的現實生活中去。今天,他這是現實與理想生活做一簡單的實質告別,告別過去的理想狀態,告別過去的思想,告別過去幼稚的人生三關。眼下,他要立即投入到以往他認為渾濁不堪的汪洋大海中,他要把眼前的問題解決好。
  
  由于兒子在農場有了一席之地,周圍人對王清平改變了態度,大家的恭維讓王清平滿足了自尊和虛榮。因此,王清平也像兒子一樣,將過去與現在做了實質性的告別。從兒子上班以來,他學會了忍耐,學會了一些圓滑,從此再沒有放炮。這是現實讓他轉變了態度,讓他從過去的泥濘中拔出了雙腿。
  
  春季,農場繁忙火熱的工作,讓王家寶迅速地進入了角色。在這千頭萬緒的工作中,他覺得自己快速成長,自己的前途充滿了無限希望。在這個季節里,農場從上到下的各級干部,都在忙于土地發包、數據匯總報表,絕大部分職工忙于春播,忙于精耕細作,還有一小部分人上躥下跳地倒賣著土地……總之,所有人都在忙忙碌碌。王家寶這只俊鳥,無時無刻不在努力學習,適應實際工作業務,經常加班至深夜。此時,謝可欣給他置辦的家當發揮了作用。從報到那天起,王家寶幾乎吃住在辦公室,辦公室也成了他臨時單身的天堂。整天,他除了一頭鉆進工作以外,就學習曾經的專業課本,學習財務職稱晉級書籍。他經常告誡自己,剛剛畢業就得拼命地學習業務,不斷地充實自己;現在的工作只是未來發展的起點,只是未來廣闊發展空間的跳板。又想到謝可欣的父親,自己未來的老丈人,給了自己發展的支點,他決不能抱著“背靠大樹好乘涼”想法混日子。長江水后浪推前浪,塵世上一輩新人換舊人,這是自認規律。無論什么因素什么困難,他都要快速為自己充電,為自己積累上位的資本。著急!著急!他著急擺脫他人的光環。
  
  欲知王家寶仕途如何高升,請看下一章學習官場酒桌文化。

散文網首發:http://www.wdzs.org/sanwen/1241413.html

猜你喜歡
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議,請與我們聯系: Email:2771795825#qq.com(#替換@)
展開
澳门赌钱游戏公司-网上赌钱游戏网站大全-线上十大赌钱正规平台_十篇600字优秀作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