圓明園-有關圓明園的文章

時間:2018-02-11    閱讀:568 次   


  篇一:閑話圓明園
  一一十二月二十六晚,因留戀北京大學至幕方知無處住宿,因附近旅館難覓,欲乘地鐵去西城區。幾經波折,到的一個所在,但見廣場空闊,亭亭秀松相望,遙見樓臺隱于高墻。踱步向前,忽見有巨石半藏地,有文曰“不能忘記!”旁有小字,但難以辨認,抬頭又見粉墻上有大字“園明園滄桑,正覺寺重光”。于是欣喜若狂,索性就于附近客棧下榻,欲一早去游。
  翌日晨七時許前往,但院門緊閉,隔墻遙見秀色可餐。八點半再往,方得入內。服務員要而我們稍等,有導游。但我們迫不及待,哪管什么倒油倒醋的。于是一路逛來,既不知欲去何處,更不知有何景致,有路便走,有山即上,有橋就過,有樓則入。
  但見園內湖山相撓,尚不盡的青山隱隱,看不完的綠水悠悠。畫樓或依秀鑾,殿宇或依白波,碧水上曲橋游走,飛棧邊瓊樓騰空,淼淼碧水在望,隱隱紅樓似夢。那仙島林中,何來紅光浮動,原來是寶剎隱于瓊林;忽鷗鷺驚起,松濤里有鐘聲隱隱,那是正覺寺在換回苦海名利之人。
  街衢縱橫,旅游車呼嘯穿梭;瓊樓相擁,雕窗秀綺彩輝映著珠光寶氣,美麗景象賽過東海龍宮。庚子殘跡猶在,而四周之欣欣足以掩蓋昔日之凄涼,然而那段滿身瘡痍的傷痛,又怎能忘記?而且使人猛然醒悟了落后的含義!
  想錦繡江山,撫殘破陳跡,心濤澎湃,感慨萬千。我們有如此美麗的皇天后土,我們有過令世人景仰的古代文明,我們也有過任人蹂躪、火燒圓明園的悲劇,當然也有過置身家性命不顧的英勇斗爭,爭存江山,喚魂歸來,經過浴血奮戰,終于有了今天,有了神七、神八的飛行,有了自己的航母,有了今天的繁榮富強。
  我們什么有的昔日的繁榮,不就是由世界領先的思想與經濟嗎?大清帝國為什么衰弱,也不就是因為文化和經濟的落后嗎?我們雖然從水深火熱中走了出來,但付出了上千萬人生命的代價。想到此,忽然感到當今全面復興中國文化的重要。近年來,國家富了,人民富了,而然人的道德、奉獻意識薄了,索取之風日盛,借國家優惠政策套取資金者屢見不鮮。人民有苦難,國家該管,然而要把謀取國家作為生存依據,則于情于理皆難容忍。就如火燒圓明園之際,也有國人推波助瀾、趁火打劫,然而其后也免不了當亡國奴的悲劇。傾巢之下,何來完卵!何其悲哉!
  冥想之間,已近中午,時間已不許再逗留,便匆匆而去。同游者,同事繼輝,時在2011年12月28日。
  
  篇二:圓明園的眼淚
  當我的手指輕輕一觸一摸那細膩而又冰冷的石壁時,初入圓明園的好奇之心驟然間消逝了,仿佛面對一位脈脈含情而又備受欺凌的少女正在傾聽她的凄婉訴說——————(中國散文網 www.wdzs.org)
  那個道貌岸然的英國公使額爾金在眾人面前狂囂著:“我要燒毀這座萬園之園的圓明園!”
  那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守園大臣文豐,懷揣著“愧對萬歲爺”的遺書,在碧波蕩漾的福海邊盤恒了許久,仿佛水下有一個人在呼喚他的名字,于是他義無反顧地縱身跳了下去——————-
  那個永垂青史有著虎門銷煙壯舉的欽差大人老林,在給皇帝的奏折中寫到“茍利國家生死已,起因禍福必趨之!”道光皇帝閱后甚喜。“國家幸甚、百姓幸甚、寡人幸甚!”
  真的幸甚嗎?
  我坐在冰冷的石臺階上,默默地燃起了一支煙,眼前不時浮現著比頤和園整個范圍還要大出近千畝的昔日圓明園盛景:“九州清晏、縷月開云、方壺勝境、映水蘭一香——————-”林則徐威風凜凜地跪在太和殿皇帝寶座前慷慨陳詞——————-他不計較個人得失、忠貞不二的報國之心可欽可佩!然而,在他還沒有完全了解英國人工業革命以后,國家所發生的翻天覆地的巨大變化;在沒有完全了解他們加緊進行海外掠奪的擴張政策之后帶給世界的巨大改變;就貿然的在大清朝還沒有充分的做好戰爭準備與西方列強堅決抵抗的條件下,聲勢浩大地焚毀了英國人的鴉片,不能不說是一個政治家錯誤的沖動!我這樣“胡說”并不是對“民族英雄”的大不敬,也不是說:“沒有林則徐的虎門銷煙,西方列強就不對我堂堂中華虎視眈眈了。”而是要強調:“如果理智的對待外交問題又做好了充分的戰爭準備,中國百年的屈辱歷史就有可能改寫,圓明園有可能不會毀滅!”拿日本為例:在19世紀之前也是一個封閉落后的封建國家。日本有個人叫福澤諭吉,他在日本閉關鎖國的窒息大背景下,在明治維新之前,曾三次跑到歐美,寫了一本旅行記《西洋事情》,讓日本人看得發呆。隨后又發表了著名的被稱之為“明治的圣經”的《勸學篇》和《脫亞論》,成為日本整個國家的精神食糧與行動指南!他強調:“與其坐等鄰邦之進步而與之共同復興東亞,不如脫離其行伍,而與西方各文明國家共進退。時代先進文化的追求者,一定是時代的最強者——————”從此,這位日本的近代教育之父,精神圣人,在民族利益的根本點上徹底喚醒了日本,日本從此走向了富強!我總是在想:“如果當時林則徐對道光皇帝的進諫多一分理智,少一些魯莽;多一些與西方世界的交流,少一點的妄自尊大;多一些對內政時弊的有效改革,少一些投降派琦善、穆彰阿之流的阻撓;多一些喚醒民眾富國強兵、社會進步的意識,少一些為一時勝利沖昏頭腦的莽撞沖動,也許圓明園能夠得以幸存!中國的近代史可能會改寫!
  中國目前的“柔性外交”長袖善舞,化解了許多世界危機,成功地加入了WTO、申辦北京奧運、斡旋朝核六方會談,不能不為新一代的執政一黨一和領導集體感到由衷的欽佩!盛世抒懷、有感而發、口無遮攔、盡情揮灑!
  此時,天空飄起了蒙蒙細雨,遠望福海海市蜃樓一般。林瑟瑟,水寒寒,風冷冷,我獨自一人站在棧橋上,凝望著水中的浮萍,大腦一片空白,只覺得眼前飄浮的不是蒙蒙的雨霧,而是圓明園孤獨的眼淚。我好想好想再到天一安一門廣場去看一看,這種感覺油然而生————-
  別了,圓明園!從此,我不會再來!
  
  篇三:圓明園觀荷
  暑假的一個清晨,我與妻從住處海淀區藍靛廠出發,搭乘巴士來到圓明園。進得園門,沿著一條林木蓊郁的水泥甬道走去,但見右邊一條狹長的湖泊,密密匝匝的長滿了蓮荷。有的婷婷玉立,如出浴的少女;有的平貼于水面,似酣夢的美人。一朵朵水靈靈的荷花競相綻放,潔白、粉黛、淡紫、緋紅……煞是迷人!
  順著蓮湖一直向前,往左就是圓明園著名景點之一:水景園。轉過一片密林,嗬!這里簡直是蓮荷的海洋!密密匝匝、高低錯落的蓮花荷葉,沿著兩旁低矮的山林一直綿延十數里!如排山倒海般的向你涌來!對面湖畔山腳下一溜巨型字牌赫然入目:“接天蓮葉無窮碧,映日荷花別樣紅”。看來真是名副其實!
  空氣中到處彌漫著荷花的清香,晨風中到處蕩漾著蓮葉的清涼。婀娜多姿的荷花在這一張張綠傘般的荷葉烘托中,或如熱情的少女張開笑靨,縱一情綻放;或如羞怯的山姑低眉頷首,含苞吐蕊……
  由于園里正舉辦荷花節,游人如織。為避開熙熙攘攘的人流,我與妻獨尋蹊徑,過了一座乳白色的石拱橋,走到對面小山腳下一條行人較少的小土路。這是一條十分幽靜的湖濱小路。順著小山丘,曲曲彎彎。每一次峰回路轉,都能看到不同的荷花景觀:有點綴在芊芊荷花中振翅欲飛的天鵝,有掩映于田田蓮葉中競躍龍門的金鯉;有陜西名勝大雁塔、有江南名樓滕王閣;有西湖勝景“三潭映月”,還有蘇州園林“拙政園”……原來,在荷花節期間,各省市自治區為了宣傳推介本地的旅游文化名勝,都在這十數里的水景園湖畔搭建起了最能夠代表本地特色的風景名勝仿造景點!真可謂,繞湖走一周,閱盡神州景!
  沿著湖畔的小路,我與妻子款款而行,走走停停。有時累了,就坐在小路旁邊的大石頭上歇歇。空氣是潮一濕而又清新的。蜻蜓點點,不時地繞著你上下紛飛;蝴蝶翩翩,猶如在松林與荷葉間輕歌曼舞。
  妻有時俯下頭,扳過湖畔的田田荷葉把它貼在臉上,觸感著荷葉上涼絲絲的水珠。忽然間手一松,荷葉彈回原位,上面殘留的水珠四下飛一濺,煞是迷人!
  我呢,則有時把腳伸進絲絲涼涼的水中,讓小魚在腳背上蹭來蹭去,癢癢的,倍感舒服。有時頂著一片荷葉,沿著小路繼續往前走,看一望無際的荷花,寬大的葉子隨風飄蕩,仿佛在跟你訴說著心聲。的確,在這么幽靜的地方,觀荷花、賞蓮景,的確是人生一種莫大的享受啊!
  不知不覺,已近晌午。遙望湖畔不遠的密林中,彩色遮陽傘下似乎有一家面食攤。我們急忙走去,準備先解決肚子問題,下午再進長春園西洋建筑群憑吊遺址。
  
  篇四:夕照圓明園
  晚秋燕京的天空異常晴朗,夕陽斜照,湖塘結了冰,沒有一絲生氣,路旁三三兩兩的高大楊樹禿著枝干,平添幾分荒涼氣息。我的腳下,是圓明園西洋樓遺址內凌一亂的廢墟。周圍是粗一大而雕刻精美的石柱、石墻,被砸斷為數截的獅子、麒麟等精美動物雕像殘片四散在地。經歷滿清五代皇帝精心構筑,被盛譽為“萬園之園”的皇家園林剩下那幾塊劫后余生的石頭依稀訴說著當年的輝煌燦爛。在這片園林,曾把中國江南塞北、歐洲中世紀宮殿等各地建筑精華融匯在一起,創造過世界園林史的奇跡。
  時間不早了,外地的游人稀稀落落,倒是有幾個老北京在園子里慢慢散步。北京人的好客是出名的,每當外地游客慢慢流連在眼前景點的時候,老北京非常熱情地湊上來介紹各景點的風趣典故:這個土夯的大墩子以前是皇帝宮殿的地基,那塊刻了菩薩的大屏風乃是前宮后殿的間隔——聽得外地游客連連點頭稱贊。
  “以前的圓明園真的燒得就剩下這點石頭了嗎?”其中一個游客站在圓明園遺址的標志性建筑“大水法”前問道。
  “全燒完了,這么大的園子,就數這個西洋樓是仿西洋宮殿用石頭造的,您看這石頭多厚實,一個人都抱不過來,畢竟是皇帝家的力量大,用的石料厚重,雖然當年被英法聯軍的大火連燒三天三夜,還能剩下這些石頭的遺跡,只是可惜其他使用木料建造的宮殿全沒了。”一個老北京悠悠地回答道。
  “嘖嘖,可惜了,可惜了……”搖頭嘆息聲雜亂地在遺址前徘徊。片刻之后,游人們提著攝相機三三兩兩地向前面的景點推進。
  我還緩緩地漫步在這一堆堆殘碎的亂石群中,追想這個“萬園之園”曾經的榮耀和恥辱。
  圓明園始建于康熙四十九年,建造****在執政六十余年的乾隆時期。這段歷史年月,正是清王朝平定三藩、臺灣、蒙古、沙俄幾處戰爭后的升平時期,史稱“康雍乾盛世”,國力強盛,國庫充盈,土木大興,各處風景或是仿制或是新建,匯集一百五十余年能工巧匠的心血而成,可以說是清朝歷史上一大“壯舉”,也是中國歷史上的一大“壯舉”。
  后人談及圓明園,話題無非就是愛國主義教育,圍繞著皇家園林的奢豪華美和當年搶劫焚燒圓明園的英法聯軍的野蠻和瘋狂。贊頌一個國家曾經的輝煌,痛恨帝國主義的侵略行經自然是無可厚非,但是以史為鑒,我們更應該認識到歷史長河中我們自己犯下的錯誤,因為某種意義上說,不是別人,正是中國自己的過失才催生圓明園的悲劇。
  圓明園的毀滅,是由于這個國家,這個民族失去了一種精神,失去了開拓進取和尚武的精神。
  圓明園坐落于北京城西北的海淀,從清朝當時的版圖來看,康熙四十年以后,四夷皆平,中原漢族地區反清復明的斗爭也日漸減少,對清政府而言整個國家最重要的任務不是開拓,而是如何守成。所以這個皇帝的別宮面西,監視著國家的百姓。東面是不屑一顧的,道理很簡單:京畿以東就是大海。對當時統治者來說,大海給大清政府造成的麻煩不過是臺灣的鄭家割據勢力和紅一毛一海盜,康熙二十二年施瑯平臺,臺灣不復為患;至于紅一毛一海盜,清朝的經濟還是自然經濟,自己自足,大不了關閉海疆,不去做海上交易便是。然而最后推翻清政府統治的強大力量,恰恰來自海上。
  歷史的進化演變中,國家的發展猶如逆水行舟,不進則退。沒有開拓精神的指引,就失去了經濟文化軍事上突破發展的動力。在東方中華文明里,主流的大一陸文明,重向內治理而不重向外侵略。西方文明則恰恰相反,尤其在清朝同時代滋生資本主義的西方文明走出封建社會的階段,在重商主義的引導下開始了海上擴張。鎖國閉關的對外政策使中國和整個世界相隔離,雖然可以暫時免除來自海上的****擾,卻再也無法聽到世界前進的腳步,無法感知世界科技文化最新發展的跳動脈搏。同樣的大海,清政府看到的只是茫茫無盡的海水,而西方列強已經透過海上的迷霧看到彼岸意味著財富、強大、也意味著未來發展的希望。
  當西方列強把國家預算的重點放在發展國家軍備上擴展軍隊艦隊的時候,清政府把國家預算重點放在滿足君王個人的享樂上。從圓明園到故宮、從承德避暑山莊到皇帝下江南的各處行宮,銀子流水般花出去,只為博孤家寡人一笑而已。
  一百五十多年后重新審視這個失去了精神的國家,讓后人痛心的是統治者的愚昧和自大。且不說自稱“天朝上國”的狂妄;清zheng府對于軍備的重視,對戰爭武器重視也夠讓人嘆息痛恨了。
  中國不是沒有眼光深遠的軍事家。早在明朝,火器在戰爭中的重要性已經是相當一部分高層將領的共識。在明朝軍隊序列中,拱衛京畿的部隊中很早就設立了專門裝備火器的神機營。在與倭寇、蒙古、滿州人以及農民軍的戰爭中,火器都起到了重要作用。當時的火器即有單兵用的鳥銃,也有中型大型的佛郎機炮和紅衣大炮,據現有資料來看,僅中型和大型火炮的裝備數量就以千計算,相當可觀。清朝的早期首領努爾哈赤正是在圍攻寧遠城的時候被明軍用大炮擊斃的。
  清朝開國之初,尤其是康熙早期時代還是比較注重火器應用,抗擊沙俄的雅克薩戰役中,清兵在沙俄要塞前排開幾百門大炮,用浩蕩雄壯的炮陣保證了《尼布楚條約》的順利簽署。但是到了乾隆時期,整個國家承平日久,武備廢弛,乾隆自詡那“十全武功”的勝利主要來自龐大王朝鎮壓內部叛亂和與周遍小國的局部戰爭。由于對手裝備的落后,又自恃清朝祖上乃以弓馬取天下,目空一切,居然使刀一槍一弓馬等冷兵器回復為軍隊的主要裝備。
  當中國皇帝陶醉在圓明園天下無雙的風景,陶醉于“十全武功”赫赫威風的時候,大海的那邊,西方列強已經完成了火器在軍隊中的普遍裝備。當中國沿海要塞滿足于幾門康熙乾隆年間建造的大鐵炮的時候,西方列強已經完成了近代海軍建設,擁有數十門重型火炮的大戰艦已經成為海軍的主要力量。
  一方面東方古國由于一百五十余年的“康雍乾盛世”而積累了巨大財富,一方面又因為開拓精神的喪失和軍備的落后,使清帝國在列強眼中從一頭威猛的雄獅逐步變一匹肥碩的大豬,將任由新興的強大勢力欺凌、瓜分。
  圓明園的最后命運,不要說在鴉片戰爭的時候,甚至在建造時就已經在冥冥中注定。
  于是有了鴉片戰爭和第二次鴉片戰爭。戰爭中,中國軍隊是英勇的,大刀長矛的鐵甲騎兵向火一槍一隊發起潮水般的沖鋒,水師的小舢板也向敵人龐大的戰艦發起無畏的攻擊。這是一場相差極其懸殊的戰斗,雖然戰斗中中國將士浴血奮戰,但整個國家太多弊端的累積使結果失去任何懸念。
  在戰火的硝煙和“文明國家”的野蠻劫掠中,曾作為清朝繁華奢豪象征的“萬園之園”悄然變成為腳下的廢墟一片。
  如果歷史可以重來,如果中國能意識到開拓精神對一個民族是如此重要,如果當年清zheng府把修圓明園和其他各大宮殿園林的經費都用于國家發展和軍備發展,那么近代和現代的世界史將被徹底改寫。
  歷史的車輪不可能倒回去重新開始。
  圓明園的廢墟成了一種象征,更是一種啟迪。有了圓明園那慘痛的教訓,才催發國人奮起追逐世界的覺醒,才有了后來的洋務運動,有了后來的戊戌變法,乃至有了后來的辛亥革命。“自強”、“崛起”、“復興”成了以后一百五十年間有識之士的迫切吶喊和共同夙愿。
  這片廢墟承載著民族血淋淋的創傷,站在圓明園的廢墟上,撫今追昔,百感交集。回顧歷史,不應是長長地嘆氣,像遷客****人那樣發發《黍離》之悲。更是為了未來的發展不再犯同樣的錯誤,往者不可諫,來者尤可追。也正是這樣痛入骨髓的教訓,使健忘的國人們記取著廢墟的價值。
  秋風漸勁,夕陽西下。一步步地朝圓明園的出口踱去,背后的廢墟漸行漸遠。站在臨近出口的土山上回望,深藍色的長空和殷紅絢爛的殘照為圓明園廢墟上的景物平添一層滄桑,遠遠看來有種格外的深沉意味。夕陽晚照圓明園,但是隔過了漫長的黑夜之后,終將是一輪燦爛的朝陽迎接這片古老的土地!
  
  篇五:圓明園,我拿什么安慰你
  一直以來對圓明園之毀心存芥蒂,不忍走進那方園子,不堪回首那段悲情歷史。
  覆滅的陰影其實早已籠罩了清朝那岌岌可危的江山。夜夜笙歌、日日歡娛。曾經的滿清鐵蹄,早已褪去了昔日的鐵血本色。煙熏火燎的鴉片,夜郎自大的蛀蟲,一點點地腐朽侵蝕著王朝的基石,和著圓明園的沖天火光,皇上外逃以避禍,群臣蠅營以自保。軟弱無能,病入膏肓,大廈將傾,誰可力挽狂瀾?
  一個半世紀的營建焚燒成了五千多畝頹敗的廢墟。大清王朝的夢安放在這里,想用來證明天朝上國的輝煌,沒落帝國的夢同樣也碎在這里。一個擁有億萬雙有力的手和億萬雙淚汪汪的眼睛的民族,如鯁在喉,卻只能握著空拳,眼睜睜看著這座萬園之園化為一片灰燼……
  該燒的,都燒了;能搶的,都搶走了;拿不走的,都砸碎了……圓明園,只剩殘垣斷壁,獨立于蒼天穹海之中,寂寞于紅塵人煙之間,像一位被禽獸們奸淫蹂躪的絕色女子,秀發凌亂,面容憂郁,裙裾撕裂,脂粉凋零,慘不忍睹,向世人泣訴著蒙羞的傷痕。對于昔日的圓明園,我是心存驕傲的。它的尊貴,它的秀氣,它的奢華,它的嫵媚,它的凝眸,美得令人陶醉,令人窒息。誰承想,1860年10月,一把從西方刮來的罪惡之火為這絕世風華作了最凄美的告別。沖天的火光,映紅了北京城;罪惡的濃煙,彌漫在國人的心中。貪婪的強盜,猙獰的魔鬼,來了,闖進來了,帶著槍炮,藏著野心,氣勢洶洶地闖進別人的家里來了,就像大雨到來之前的螞蟻搬窩,亂紛紛,黑壓壓,驚呼聲、爭罵聲、搶斗聲,響成一片……就連西方的那位著名詩人也實在看不過去了:“一天,兩個強盜走進圓明園,兩個強盜一起毀壞了圓明園……多么偉大的功績,多么豐碩的成果,多么意外的橫財。在歷史面前,這兩個強盜分別叫著法蘭西和英格蘭……”這難道就是所謂的西方紳士嗎?傷痛烙印在東方古國的胸口,鮮血長流在華夏兒女的心中,淚水噙在圓明園的眼中。
  “誰道江南風景佳,移天縮地入君懷。”法蘭西那位著名的詩人羨慕道:“……請您用大理石,用玉石,用青銅,用瓷器建造一個夢,用雪松做它的屋架,給它上上下下綴滿寶石,披上綢緞,這兒蓋神殿,那兒建后宮,造城樓,里面放上神像,放上異獸,飾以琉璃,飾以琺瑯,飾以黃金,施以脂粉,請同是詩人的建筑師建造一千零一夜的一千零一個夢,再添上一座座花園,一方方水池,一眼眼噴泉,加上成群的天鵝、朱鷺和孔雀,總而言之,請假設人類幻想的某種令人眼花繚亂的洞府,其外貌是神廟,是宮殿,那就是這座名園……”
  九州清晏、杏花春館、鏤月云開、武陵春色、山高水長、蓬島瑤臺、北遠山村、方壺勝境……時間留給我們一堆瑰麗的名字。圓明園,“萬園之園”、“東方的凡爾賽宮”,詩一樣的名字,本應該詩一樣的流傳,成為萬世經典,而今只留下一個慘淡的背影,在史家、詩家單薄的文字里悲涼地游走。
  傷心也罷,悲憤也罷。最終還是來了,在枯草野樹間,在殘垣斷壁旁,撫摸淌血的傷口,撿起失落的尊嚴,多想把跌倒的石柱一根根扶起。“閉關鎖國夜郎大,宮闕萬間化作土。”一把火,留給世人的永遠只有想象。也許,圓明園的真正美貌,遠遠超出地球上存在的任何一種想象?但那是一種永遠無法再現的美。
  三大寶殿的臺柱石基,依然清晰可辨,但心天下之心而宵衣旰食,樂民之樂以和性怡情”的題聯,早已在烈火中映紅了大清帝國的落日余輝。“濂溪深處”的湖心荷塘,“接天蓮葉無窮碧,映日荷花別樣紅”的詩情畫意也許早已是海市蜃樓。“武陵春色”的世外桃源,再也領略不到“山重水復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曲徑通幽。“平湖秋月”的西湖之濱,再也難覓“千峰林影簾前月,四壁湖光鏡里天”的雅韻麗景。“杏花春館”的田園農舍,早已沒有了“借問酒家何處有,牧童遙指杏花村”的熱情好客。龍舟鳳舫競渡的福海,也只是“蓬島瑤臺今不存,煙波浩渺惹人愁”。西洋樓景區,早已是“風采已成舊時景,此處空留傷心淚”。站在大水法遺址,難覓當年“獅子繡口開,銀河天上來”的濺珠噴玉,唯見柱石斑痕累累,但聽雜草萋萋淚漣漣……恰李大釗先生所言:“玉闕瓊樓委碧埃,獸蹄鳥跡走荒苔。殘碑沒盡宮人老,空向蒿萊撥劫灰。”那些猶如夢幻般的仙境,那些稀世珍寶瓊樓玉閣,都化成了一縷青煙凄婉地離去……
  一路走來,悲憤的記憶接踵涌上心頭,像鋒利的鋼針,深深地刺進我的心里。惋惜的淚,潤濕了這片土地;悲痛的嘆息,卻難以修復殘破的廢墟。罪惡,絞殺了人類的精華;野蠻,殘暴了文明的軀體。看著這觸目驚心的蕭條景致,我忽然想起了杜甫老先生《茅屋為秋風所破歌》中的詩句:“嗚呼!何時眼前現此屋……”可流著血、淌著淚、受著痛的圓明園能重建嗎?我抬頭問蒼天,蒼天憤怒不語;我舉目望遠山,遠山滿目憎恨;我四下安慰廢墟,廢墟泣不成聲……
  不忍走進圓明園,是害怕自己傷心難禁;走進圓明園,又不忍離去,是害怕圓明園傷心難禁。圓明園啊,我拿什么安慰你……

散文網首發:http://www.wdzs.org/sanwen/1342513.html

猜你喜歡
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議,請與我們聯系: Email:2771795825#qq.com(#替換@)
展開
澳门赌钱游戏公司-网上赌钱游戏网站大全-线上十大赌钱正规平台_十篇600字优秀作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