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甘共苦,安之樂之

時間:2015-12-07    閱讀:2483 次   

  富亦樂,貧亦樂。甜亦樂,苦亦樂。同苦同甘,安之樂之。
  
  --題記
  
  孟子曰:“君子有三樂,而王天下不與存焉。父母俱存,兄弟無故,一樂也;仰不愧于天,俯不怍于人,二樂也;得天下英才而教育之,三樂也。”
  
  逝者如斯夫,不舍晝夜。幼時,吾與祖父祖母同居古舍,至今已是十載余年。不幸,祖父已逝世,吾悲痛矣。現今,吾已初長成,家中兄長二十有余,慈母漸衰,家父亦是如此。家雖貧,然無爭,款語溫言互待之,家室其樂無窮矣。
  
  夜闌,獨望天窗,憶起祖父,淚染眼簾,哀莫大于心死。仿若未能覓及家居之幼童,何其悲也。吾嘗聞祖父曰:“齊家齊室,心善志堅,同苦同甘,安之樂之。”吾嘗未解,現今,恍然悟之。父母俱存,兄弟無故,方為福。家室長安,且互愛之,方為樂。
  
  觀史冊,無論群臣,抑或布衣,皆為帝者子民。朝官之責,在于造福蒼生,效勞于民。心無貪欲,仰不愧于天,俯不怍于人,方為賢臣。布衣之道,在于精忠報國,重信義,方能令人欽佩之至。無為而善者,不拘小節,胸存宇內,心方可樂之。
  
  無論群臣庶民,心若為蓮,坦誠互之,彼敬彼愛,同甘共苦,方可安之樂之。群臣若欺辱百姓,由之庶民苦饑寒,庶民便揭竿而起,輪迫暴民。百姓若安居樂業,何來舍生揭竿之念。但凡為庶民者,皆望壽長,與子歡聚同堂,猝,非所欲之。
  
  望秦川,施暴政,百姓苦不堪言,權不為民所謀,利不為民所圖,且中飽私囊,凌辱百姓,奪之財物,由之百姓雞犬不寧。百姓家若不安,心何其樂乎?朝官壓之,引之官民廝殺,血染江山,國之興乎?然也,大唐盛世,百姓安居樂業,朝官無貪婪之欲。若外境來犯,同甘共苦,抵御之,由之敵不敢來犯。大唐之盛,在于臣民一心,在于百姓同甘共苦,方使國泰民安。百姓若無饑寒,安居樂業,便一心圖求報國。
  
  看今朝,少許官員,為謀利,不惜施爆,強遷百姓舍居。但凡有良知者,皆罵其行不及飛鳥禽獸矣,嗚呼其哀!其民奔波訴狀,官官相護,皆無果而返,使其民萬念俱灰,焚火躍樓自盡矣!為遮瑕疵,欲逃法網,畏懼其家屬亦上訴,官員譴人搶尸,其行可恨。然也,惡行終被所揭,其官員被貶為庶民。若干年后,其官復原職,調任他鄉,乃子民不幸也,乃官風不幸也!
  
  秦亡,在于暴政,在于法不為民,權不為民,利不為民。官復原職,如此驚駭之舉,由之世人悲恨。若欲國昌盛,必先家居樂業,解黎民之難,由之百姓有冤可伸,有苦可訴。家安之,臣民一心,同甘共苦,民方可樂之,國方可安之。
  
  無論何時,賢士乃王者甚重也。得一英才而施教,為夫子之樂矣;得一賢才而孝養,為家之樂矣;得一賢士而忠國效民,為國之樂矣。
  
  孔圣人,擁弟子千余人,授業解惑乃其心志。夫子棄錦食起居,與弟子安聚私塾,飽經詩書,同就食也。進學之時,夫子傳德授業,不乏疲身,樂在其中。
  
  現今,吾漸悟有孚在道,賢才為仕途者,抑或醫者。然也,稍失德,悲哉乎!嘗夫子之教而稍逝,官者不為民所求,醫者不為民所治。夫子嘗與學者并膝暢談,道盡鴻儒志向,將必生所學為之民。嗚呼哀哉!夫子若知,安能為嘗弟子而歡乎矣?安能為嘗得一英才施教而樂之?
  
  無論舍親抑或路人,無論夫子抑或學者,無論官者抑或百姓,皆應互敬之,互愛之,同苦同甘,方能安之樂之。

散文網首發:http://www.wdzs.org/sanwen/786134.html

猜你喜歡
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議,請與我們聯系: Email:2771795825#qq.com(#替換@)
展開
澳门赌钱游戏公司-网上赌钱游戏网站大全-线上十大赌钱正规平台_十篇600字优秀作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