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舍散文

時間:2015-12-08    閱讀:8100 次   
  
  【篇一:貓】
  
  貓的性格實在有些古怪。說它老實吧,它有時候的確很乖。它會找個暖和的地方,成天睡大覺,無憂無慮,什么事也不過問。可是,它決定要出去玩玩,就會出去走一天一夜,任憑誰怎么呼喚,它也不肯回來。說它貪玩吧,的確是呀,要不怎么會一天一夜不回家呢?可是,它聽到老鼠的一點響動,又是多么盡職。它閉息凝視,一連就是幾個鐘頭,非把老鼠等出來不可!
  
  它要是高興,能比誰都溫柔可親:同身子蹭你的腿,把脖兒伸出來要求給抓癢。或是在你寫作的時候,跳上桌來,在稿紙上踩印幾朵小梅花。它還會豐富多腔地叫喚,長短不同,粗細各異,變化多端。在不叫的時候,它還會咕嚕咕嚕地給自己解悶。這可都憑它的高興。它若是不高興啊,無論誰說多少好話,它一聲也不出。
  
  它什么都怕,總想藏起來。可是它又那么勇猛,不要說見著小蟲和老鼠,就是遇上蛇也敢斗一斗。
  
  滿月的小貓更可愛,腿腳還不穩,可是已經學會淘氣。一根雞毛,一個線團,都是它們的好玩具,耍個沒完沒了。一玩起來,它們不知要摔多少跟頭,但是跌到了馬上起來,再跑再跌。它們的頭撞在門上、桌腿上,彼此的頭上,撞疼了也不哭。它們的膽子越來越大,逐漸開辟新的游戲場所。它們到院子里來了,院中的花草可遭了殃。它們在花盆里摔交,抱著花枝打秋千,所過之處,枝折花落。你見了,絕不會責打它們,它們是那么生機勃勃,天真可愛!
  
  【篇二:可愛的成都】
  
  到成都來,這是第四次。第一次是在四年前,住了五六天,參觀全城的大概。第二次是在三年前,我隨同西北慰勞團北征,路過此處,故僅留二日。第三次是慰勞歸來,在此小住,留四日,見到不少的老朋友。這次——第四次——是受馮煥璋先生之約,去游灌縣與青城山,由上山下來,順便在成都玩幾天。
  
  成都是個可愛的地方。對于我,它特別的可愛,因為:
  
  (一)我是北平人,而成都有許多與北平相似之處,稍稍使我減去些鄉思。到抗戰勝利后,我想,我總會再來一次,多住些時候,寫一部以成都為背景的小說。在我的心中,地方好象也都象人似的,有個性格。我不喜上海,因為我抓不住它的性格,說不清它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我不能與我所不明白的人交朋友,也不能描寫我所不明白的地方。對成都,真的,我知道的事情太少了;但是,我相信會借它的光兒寫出一點東西來。我似乎已看到了它的靈魂,因為它與北平相似。
  
  (二)我有許多老友在成都。有朋友的地方就是好地方。這誠然是個人的偏見,可是恐怕誰也免不了這樣去想吧。況且成都的本身已經是可愛的呢。八年前,我曾在齊魯大學教過書。七七抗戰后,我由青島移回濟南,仍住齊大。我由濟南流亡出來,我的妻小還留在齊大,住了一年多。齊大在濟南的校舍現在已被敵人完全占據,我的朋友們的一切書籍器物已被劫一空,那么,今天又能在成都會見其患難的老友,是何等的快樂呢!衣物,器具,書籍,丟失了有什么關系!我們還有命,還能各守崗位的去忍苦抗敵,這就值得共進一杯酒了!
  
  抗戰前,我在山東大學也教過書。這次,在華西壩,無意中的也遇到幾位山大的老友,“驚喜欲狂”一點也不是過火的形容。一個人的生命,我以為,是一半兒活在朋友中的。假若這句話沒有什么錯誤,我便不能不“因人及地”的喜愛成都了。啊,這里還有幾十位文藝界的友人呢!與我的年紀差不多的,如郭子杰,葉圣陶,陳翔鶴,諸先生,握手的時節,不知為何,不由的就彼此先看看頭發——都有不少根白的了,比我年紀輕一點的呢,雖然頭發不露痕跡,可是也顯著削瘦,霜鬃瘦臉本是應該引起悲愁的事,但是,為了抗戰而受苦,為了氣節而不肯折腰,瘦弱衰老不是很自然的結果么?這真是悲喜懼來,另有一番滋味了!
  
  (三)我愛成都,因為它有手有口。先說手,我不愛古玩,第一因為不懂,第二因為沒有錢。我不愛洋玩藝,第一因為它們洋氣十足,第二因為沒有美金。雖不愛古玩與洋東西,但是我喜愛現代的手造的相當美好的小東西。假若我們今天還能制造一些美好的物件,便是表示了我們民族的愛美性與創造力仍然存在,并不遜于古人。中華民族在雕刻,圖畫,建筑,制銅,造瓷??上都有特殊的天才。這種天才在造幾張紙,制兩塊墨硯,打一張桌子,漆一兩個小盒上都隨時的表現出來。美的心靈使他們的手巧。我們不應隨便丟失了這顆心。因此,我愛現代的手造的美好的東西。
  
  北平有許多這樣的好東西,如地毯,琺瑯,玩具??但是北平還沒有成都這樣多。成都還存著我們民族的巧手。我絕對不是反對機械,而只是說,我們在大的工業上必須采取西洋方法,在小工業上則須保存我們的手。誰知道這二者有無調諧的可能呢?不過,我想,人類文化的明日,恐怕不是家家造大炮,戶戶有坦克車,而是要以真理代替武力,以善美代替橫暴。果然如此,我們便應想一想是否該把我們的心靈也機械化了吧?次說口:成都人多數健談。文化高的地方都如此,因為“有”話可講。但是,這且不在話下。
  
  這次,我聽到了川劇,洋琴,與竹琴。川劇的復雜與細膩,在重慶時我已領略了一點。到成都,我才聽到真好的川劇。很佩服賈佩之,蕭楷成,周企何諸先生的口。我的耳朵不十分笨,連昆曲——聽過幾次之后——都能哼出一句半句來。可是,已經聽過許多次川劇,我依然一句也哼不出。它太復雜,在牌子上,在音域上,恐怕它比任何中國的歌劇都復雜的好多。我希望能用心的去學幾句。假若我能哼上幾句川劇來,我想,大概就可以不怕學不會任何別的歌唱了。
  
  竹琴本很簡單,但在賈樹三的口中,它變成極難唱的東西。他不輕易放過一個字去,他用氣控制著情,他用“抑”逼出“放”,他由細嗓轉到粗嗓而沒有痕跡。我很希望成都的口,也和它的手一樣,能保存下來。我們不應拒絕新的音樂,可也不應把舊的掃滅。恐怕新舊相通,才能產生新的而又是民族的東西來吧。
  
  還有許多話要說,但是很怕越說越沒有道理,前邊所說的那一點恐怕已經是胡涂話啊!且就這機會謝謝侯寶璋先生給我在他的客室里安了行軍床,吳先憂先生領我去看戲與洋琴,文協分會會員的招待,與朋友們的賞酒飯吃!
  
  【篇三:文藝與木匠】
  
  一位木匠的態度,據我看:(一)要作個好木匠;(二)雖然自己已成為好木匠,可是絕不輕看皮匠、鞋匠、泥水匠,和一切的匠。
  
  此態度適用于木匠,也適用于文藝寫家。我想,一位寫家既已成為寫家,就該不管怎么苦,工作怎樣繁重,還要繼續努力,以期成為好的寫家,更好的寫家,最好的寫家。同時,他須認清:一個寫家既不能兼作木匠、瓦匠,他便該承認五行八作的地位與價值,不該把自己視為至高無上,而把別人踩在腳底下。
  
  我有三個小孩。除非他們自己愿意,而且極肯努力,作文藝寫家,我決不鼓勵他們;因為我看他們作木匠、瓦匠、或作寫家,是同樣有意義的,沒有高低貴賤之別。
  
  假若我的一個小孩決定作木匠去,除了勸告他要成為一個好木匠之外,我大概不會絮絮叨叨的再多講什么,因為我自己并不會木工,無須多說廢話。
  
  假若他決定去作文藝寫家,我的話必然的要多了一些,因為我自己知道一點此中甘苦。
  
  第一,我要問他:你有了什么準備?假若他回答不出,我便善意的,雖然未必正確的,向他建議:你先要把中文寫通順了。所謂通順者,即字字妥當,句句清楚。假若你還不能作到通順,請你先去練習文字吧,不要開口文藝,閉口文藝。文字寫通順了,你要“至少”學會一種外國語,給自己多添上一雙眼睛。這樣,中文能寫通順,外國書能念,你還須去生活。我看,你到三十歲左右再寫東西,絕不算晚。
  
  第二,我要問他:你是不是以為作家高貴,木匠卑賤,所以才舍木工而取文藝呢?假若你存著這個心思,我就要毫不客氣的說:你的頭腦還是科舉時代的,根本要不得!況且,去學木工手藝,即使不能成為第一流的木匠,也還可以成為一個平常的木匠,即使不能有所創造,還能不失規矩的仿制;即使供獻不多,也還不至于糟踏東西。至于文藝呢,假若你弄不好的話,你便糟踐不知多少紙筆,多少時間——你自己的,印刷人的,和讀者的;罪莫大焉!你看我,已經寫作了快二十年,可有什么成績?我只感到愧悔,沒有給人蓋成過一間小屋,作成過一張茶幾,而只是浪費了多少紙筆,誰也不曾得到我一點好處?高貴嗎?啊,世上還有高貴的廢物嗎?
  
  第三,我要問他:你是不是以為作寫家比作別的更輕而易舉呢?比如說,作木匠,須學好幾年的徒,出師以后,即使技藝出眾,也還不過是默默無聞的匠人;治文藝呢,你可以用一首詩,一篇小說,而成名呢?我告訴你,你這是有意取巧,避重就輕。你要知道,你心中若沒有什么東西,而輕巧的以一詩一文成了名,名適足以害了你!名使你狂傲,狂傲即近于自棄。名使你輕浮、虛偽。文藝不是輕而易舉的東西,你若想借它的光得點虛名,它會極厲害的報復,使你不但挨不近它的身,而且會把你一腳踢倒在塵土上!得了虛名,而丟失了自己,最不上算。
  
  第四,我要問他:你若干文藝,是不是要干一輩子呢?假若你只干一年半載,得點虛名便閃躲開,借著虛名去另謀高就,你便根本是騙子!我寧愿你死了,也不忍看你作騙子!你須認定:干文藝并不比作木匠高貴,可是比作木匠還更艱苦。在文藝里找慈心美人,你算是看錯了地方!
  
  第五,我要告訴他:你別以為我干這一行,所以你也必須來個“家傳”。世上有用的事多得很,你有擇取的自由。我并不輕看文藝,正如同我不輕看木匠。我可是也不過于重視文藝,因為只有文藝而沒有木匠也成不了世界。我不后悔干了這些年的筆墨生涯,而只恨我沒能成為好的寫家。作官教書都可以辭職,我可不能向文藝遞辭呈,因為除了寫作,我不會干別的;已到中年,又極難另學會些別的。這是我的痛苦,我希望你別再來一回。不過,你一定非作寫家不可呢,你便須按著前面的話去準備,我也不便絕對不同意,你有你的自由。你可得認真的去準備啊!

散文網首發:http://www.wdzs.org/sanwen/786316.html

猜你喜歡
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議,請與我們聯系: Email:2771795825#qq.com(#替換@)
展開
澳门赌钱游戏公司-网上赌钱游戏网站大全-线上十大赌钱正规平台_十篇600字优秀作文